pg电子爱尔兰精灵

国贸要闻

pg电子爱尔兰精灵:原油产品手册(二):国内外石油市场概况

发布时间:2020-08-06 09:40:58 编辑:admin 浏览次数:17044

世界石油工业诞生已经有150多年的历史,但真正意义上自由贸易的国际石油市场是在20世纪60年代后期才逐步萌芽。


在20世纪的前70年里,尽管存在着两次世界大战以及一些世界性的冲突,但是石油价格还是相当稳定的,西方跨国石油公司通过“租让协议”控制中东地区绝大部分石油资源,进而控制石油价格。1960年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OPEC)的成立标志着当时西方世界石油价格的控制权开始逐渐向OPEC转移。20世纪70年代在沙特阿拉伯和伊朗先后爆发了石油危机,石油价格开始随着OPEC对石油供应的控制而大幅上涨。20世纪80年代,非OPEC石油生产国的石油产量逐渐超过了OPEC产量,全球石油出现供应过剩的局面,随之油价暴跌的“反向石油危机”标志着OPEC单方面决定石油价格的格局逐步瓦解,世界石油市场进入了以市场供需为基础的多元定价阶段。


随着国际油价的波动加剧,市场产生了规避价格风险的强烈需求。在这样的背景下,国际石油期货市场发展起来,20世纪90年代以来,石油期货市场发展迅速。


1、国际石油市场概况


世界石油资源分布


世界石油资源的分布总体来看极端不平衡:从东西半球看,约3/4集中于东半球,西半球占1/4;从南北半球看,主要集中于北半球;从纬度分布看,主要集中在北纬20°-40°和50°-70°两个纬度带内。波斯湾及墨西哥湾两大油区和北非油田均处于北纬20°-40°内,该带集中了51.3%的世界石油储量;50°-70°纬度带内有著名的北海油田、俄罗斯西伯利亚油区、伏尔加—乌拉尔油区等。


随着石油勘探新技术的运用以及石油需求的增加,世界各个国家和地区石油探明储量呈现逐年增长的趋势。


从历年来看,由《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2019》的数据可知,2008年的探明储量为1.49万亿桶,2018年的探明储量为1.73万亿桶,10年间年均增长1.58%。


从地区来看,已探明石油储量中,地区分化比较严重,其中中东地区储量为0.84万亿桶,占全球总储量的48.3%;整个欧洲和欧亚大陆的储量为0.16万亿桶,占全球总储量的9.2%;中南美洲和非洲的储量分别为0.33万亿桶和0.13万亿桶,各占18.8%和7.2%;北美0.24万亿桶,占13.7%;亚太地区只有0.05万亿桶,占比为2.8%。增长速度最快的是中南美洲地区,近10年年均增长达6.6%。


从国家来看,截至2018年底,委内瑞拉已探明总储量达到3033亿桶,占世界储量的17.5%,其拥有世界上最大的重油蕴藏区——奥里诺科重油带。其次是沙特阿拉伯和加拿大,占比分别为17.2%和9.7%,其中加拿大阿尔伯特省北部的油砂储藏属于非常规原油矿藏,但占整个加拿大原油矿藏的96.4%以上。已探明总储量世界排名前五的国家还包括伊朗和伊拉克。根据《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2019》,我国已探明储量为259亿桶,占全球储量的1.5%。近年来,随着非常规油气资源开采技术的进步,特别是以美国页岩油气、致密岩性油气资源为代表的非常规能源的勘探开发正在改变全球能源供应格局。

 

1.png

 2.png



世界石油生产与消费


世界石油产量及其分布


世界石油生产和消费量总体呈现逐年增长的趋势,根据《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2019》,2018年世界石油产量为9472万桶/日,较2017年的9250万桶/日增长2.4%;较2008年的8307万桶/日增长了14.0%;较1998年的7300万桶/日增长了29.8%。从1999年到2018年的20年间,世界石油总产量年均增长1.6%。其中2009年的产量为8122万桶/日,较2008年的8289万桶/日下降约2.0%,是全球经济危机造成需求减少的结果。


从区域来看,世界石油产量主要集中在中东、北美、欧洲及独联体国家,2018年这些地区的石油产量分别为3176万桶/日、2259万桶/日、1800万桶/日,分别占世界总量的33.5%、23.8%、19.0%。


从各个国家2018年的石油产量来看,美国、沙特阿拉伯、俄罗斯、伊朗、伊拉克、加拿大和阿联酋,其石油日产量合计为5752万桶/日,约占世界总产量的60.7%。


世界石油消费现状


从消费量来看,2018年世界石油消费量最多的五个国家分别为美国、中国、印度、日本、沙特阿拉伯,日消费石油共计4671万桶/日,约占世界消费量的46.8%。其中,美国是世界第一大石油消费国,2018年日消费石油2046万桶/日,约占世界消费量的20.5%;石油消费增长最快的是中国,目前已跃居世界第二大石油消费国,日消费量由2008年的791万桶/日增长到2018年的1353万桶/日,10年年均增长7.1%。


3.png

 

从图中可以看出,所列年份世界石油消费量均大于产量,这是由于在世界石油供需平衡中库存量的调节起到了很大作用。


2018年,全球石油消费量增长143.7万桶/日,增速为1.5%,低于2017年166.8万桶/日。经合组织国家是消费增长乏力的主要原因,其消费同比增长26.7万桶/日,增幅0.6%,远低于全球近十年为1.2%的平均增幅。美国增长50万桶/日,增长2.5%;欧洲减少7.5万桶/日,降幅0.5%。日本石油消费减少12.2万桶/日,降幅为3.1%。非经合组织国家中,石油净进口国家出现显著增长:中国增长68.5万桶/日,增长5.3%,再次成为最大需求增量来源国,印度增长28.6万桶/日,增长5.9%,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三大石油消费国。但由于增长率被来自非经合组织中石油生产国的缓慢增长所抵消,非经合组织国家的总石油增长率为2.3%,低于近10年3.2%的历史均值。


2018年全球石油产量增速超过全球石油消费增速,达221.7万桶/日,增长2.4%。受制裁影响,委内瑞拉和伊朗产量急剧下跌,抵消了伊拉克和沙特阿拉伯等国家的产量的增长,使得欧佩克国家石油产量减少33.5万桶/日,降幅为0.8%,至3934万桶/日,创下2014年以来最大负增长。非欧佩克国家的产量增速超越2015年创下的纪录达到4.8%,增加了255万桶/日。其中美国增幅最大,达到218万桶/日,增幅为16.6%。


国际主要原油期货交易所


目前国际上有十余家交易所推出了原油期货。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旗下纽约商业交易所(NYMEX)和洲际交易所(ICE)为影响力最大的世界两大原油期货交易中心,其对应的WTI、布伦特两种原油期货也分别扮演着美国和欧洲基准原油合约的角色。另外,迪拜商品交易所(DME)上市的阿曼(Oman)原油期货也是重要的原油期货基准合约。上期能源的上海原油期货合约经过两年的发展,在交易规模上已经成为目前全球第三大期货合约。


其他上市原油合约还有:印度大宗商品交易所(MCX)的WTI、布伦特原油;印度国家商品及衍生品交易所的布伦特原油;日本的东京工业品交易所(TOCOM)的中东原油; 莫斯科交易所(MOE)的布伦特原油;圣彼得堡国际商品交易所(SPIMEX)的乌拉尔(Urals)原油;新加坡商品期货交易所(SMX)的WTI原油;阿根廷的罗萨里奥期货交易所(ROFX)的WTI原油;南非的翰内斯堡证券交易所(JSE)上市的原油期货等。此外,CME根据炼厂、贸易商及消费者需求,在2018年第四季度推出了休斯顿WTI期货合约。


根据国际期货业协会(FIA)2019年最新数据显示,按全年交易量来看,排名靠前的原油期货合约为莫斯科交易所的布伦特原油期货合约、纽约商业交易所的WTI原油期货、洲际交易所的布伦特期货合约、印度大宗商品交易所的迷你原油期货及原油期货合约、洲际交易所的WTI原油期货合约、以及上期能源的上海原油期货合约。

 

4.png

 5.png

 6.png


国际原油价格


2019年初至5月中旬,OPEC减产协议以及美国对伊朗的制裁为国际原油期货价格反弹提供支撑。5月下旬至6月上旬,英国“硬脱欧”风险大大增加,引发市场对欧元区经济的担忧,重挫国际原油期货价格。8月,特朗普宣布将于9月1日对中国3000亿出口产品再次加征10%额外关税,两国贸易争端进入升温阶段,原油价格下跌,并触及年内最低位。9月16日,沙特油田受袭,致其原油产量短期内损失近半,导致原油价格大幅上涨。此后,随着沙特原油产能恢复及部分投资者的获利了结操作等影响,国际油价持续回落。10月中旬至年末,英国脱欧协议进展顺利、OPEC决定扩大减产、中美贸易积极进展和伊朗扩大核活动规模等消息多空博弈,原油价格震荡整理。布伦特和WTI原油期货全年均价分别为57.04美元/桶和64.16美元/桶,同比分别下降12.1%和10.5%,年底油价比年初低点分别上涨31.2%和20.2%,二者价差进一步收窄。2020年初,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在中国爆发,随之向世界各国蔓延,导致市场对全球经济及石油需求的预期下调。再加之OPEC+会议上各方未能达成减产共识,俄罗斯拒绝接受减产计划,导致沙特发起价格战,使油价大幅下跌。

 

7.png


2、我国石油市场概况


我国石油资源分布


我国石油资源集中分布在渤海湾、松辽、塔里木、鄂尔多斯、准噶尔、珠江口、柴达木和东海陆架八大盆地,可采资源量为172亿吨,占全国的81.13%。


从资源深度分布看,我国石油可采资源有80%集中分布在浅层(<2000米)和中深层(2000米~3500米),而深层(3500米~4500米)和超深层(>4500米)分布较少。从地理环境分布看,我国石油可采资源有76%分布在平原、浅海、戈壁和沙漠。从资源品位看,我国石油可采资源中优质资源占63%,低渗透资源占28%,重油占9%。


在我国,中石油、中石化及中海油旗下都有数个大油气田。其中隶属中石油的有:大庆油田、长庆油田、延长油田、新疆油田、辽河油田、吉林油田、塔里木油田等;隶属中石化的有:胜利油田、中原油田、江汉油田等;隶属中海油的有:渤海油田等。


我国原油生产与消费


我国的原油生产主要集中在东北、西北、华北、山东和渤海湾等地区,消费则覆盖全国,中心主要集中在环渤海、长江三角洲及珠江三角洲等地区。


目前我国原油主要消费在工业部门,其次是交通运输业、农业、商业和生活消费等部门。其中,工业石油消费占全国石油消费总量的比重一直保持在50%以上;交通运输石油消费量仅次于工业,占25%左右。


根据《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2019》,2004年至2018年,我国原油产量 从1.74亿吨上升至1.89亿吨,年均增长0.57%,为世界第八大产油国;原油消费量从3.23亿吨上升至6.28亿吨,年均增长6.30%,目前为世界第二大石油消费国。


8.png

 

我国原油进出口情况


1993年我国成为石油产品净进口国,1996年成为原油净进口国。随着国内需求的不断增加,原油进口量也在逐年攀升。


据中国海关数据统计,2004年至2019年,我国原油进口量从1.23亿吨上升至5.06亿吨,年均增长19.46%,目前,我国已成为全球第一大原油进口国。2019年,位列前十的原油进口来源国为:沙特、俄罗斯、伊拉克、安哥拉、巴西、阿曼、科威特、阿联酋、伊朗以及委内瑞拉。 其中,来自中东的原油进口环比增长了3.58%,达到2.45亿吨,占到了总进口量的 48.46%。根据海关总署数据显示,2019年原油进口量为5.06亿吨。


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前,原油出口曾是我国出口创汇的重要商品。随着我国经济发展对石油需求的增长,自九十年代中期以来原油出口逐步减少。目前少量的原油出口主要是履行与有关国家签订的长期贸易协定。根据《BP世界能源统计年鉴2019》,2018年我国累计出口原油464万吨,同比减少4.53% 。

 

9.png

 10.png


我国炼油情况


我国炼油能力


据卓创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我国国内203家炼厂(包含地方炼厂合计一次原油加工能力达到9亿吨/年,同比增加2.61%。目前我国的总炼油能力仅次于美国,占到全球炼油能力的17.8%。若不计地方炼厂(指无稳定原油油源和稳定开工率的炼厂),我国主营炼厂的一次加工能力为5.94亿吨/年, 总炼能同比增长2.24%,占到全球炼油能力的11.7%。此外,地方炼厂一次加工能力在2019年底达到3.11亿吨/年,同比增长13.32%,占到我国总炼能的34.36%。


11.png

 

我国主要炼厂


截至2019年年底,我国主营炼厂中超过1000万吨/年的炼厂合计一次加工能力达到4.6亿吨/年,占我国主营炼厂总能力的50.8%。

 

12.png

 

13.png

pg电子爱尔兰精灵(游戏)有限公司